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

他爺爺說的那種"聽不懂的語言",其實,我竟然聽得懂 | 《戴尼提》聽析員收穫

我住在國外時有當職員,也有學習戴尼提聽析員課程。有一位六十多歲華人面孔的老先生想要聽析戴尼提,他從小就從馬來西亞移民到澳洲,所以連馬來西亞話也不會講,雖然有華人面孔卻只會講英文一種語言,我會講英文,所以機構安排我聽析他。


我幫他聽析戴尼提的過程中,針對一個事件,一直找到他的童年,後來再聽到他三歲時,他爺爺用一種他"不懂的語言"罵他,讓他非常非常難過。。。



當他多做幾次復返後,終於開始聽清楚他爺爺講的話。

結束後,他終於解決了這輩子,一直耿耿於懷的事情,有很大的收穫。 



我問他:「我不知道原來你是 Chinese 耶?」

他說:「好像可以這樣講。」

他父母雖然是馬來西亞人,但是他聽說爺爺好像是從中國大陸坐船過去馬來西亞的,只是他爺爺講的話好像不是 Chinese。這位待清新者是家中最受寵愛的小孩,他爺爺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他爸爸也不大會講"那個語言",所以家族中已經沒有人會講"那個語言"了。 



這位只會講英文的老先生,當他在聽析中重複他爺爺說的那種"聽不懂的語言",其實,我竟然聽得懂,因為他"聽不懂的語言"竟然就是【台語】! 而且用詞完全和我自己小時候,我家中爺爺奶奶和爸媽,用來罵我們小孩子的台語用辭是一模一樣的。 



是的,原來同種同源的人,也會一代一代把罵小孩的閩南話傳下來。這位待清新者接受聽析時大約六十多歲了,他爺爺罵著三歲時的他,當時他爺爺年紀差不多七八十歲,時間加起來是一百四十多年,我親耳聽到的,很有可能是一百多年前清朝閩南人家庭中責備小孩子的用辭,竟然到現在都沒有變!



知道是一回事,當場感受到這樣的真實事件又是另一回事,在異鄉全英文的環境中,竟然可以聽到自己最親切的家鄉話:台語,而且是在幫人使用戴尼提時,從眼前這位素未謀面的待清新者口中,一字一字說出來的。原來遙遠的從前,在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陸地上,一個馬來西亞的閩南人家庭中講的對話,和我從小在台灣家裡講的對話是一模一樣的,這讓我非常驚訝! 




成為聽析員,好像是柯南運用標準技術駕駛著時光機列車,回到歷史上去解救時光軌跡上遇到困難的人事物,我只能說,戴尼提技術太神奇了!沒有親身經歷過的,一定要去學習標準技術,成為戴尼提聽析員,搭乘時光列車的救人英雄!